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眼王军网易博客

作家天眼王军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王军。笔名:太白一片雪。农民,农民工。作家,诗人,摄影师,企业高管。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子曰诗社-社员。中國當代作家聯合會会员,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作品见:《青年文艺》《萌芽文艺》《诗选刊》《芒种》《大家》等。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母亲在煤油灯下  

2013-01-02 18:58:50|  分类: 天眼原创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文作者:天眼王军


《采桑子·回家》人拥车挤迎新岁,又是一春。朝暮晨昏,购物提篮雪满身。宣扬纸迹官星贵,谁想民温。屋漏更深,富裹貂裘贫薄巾。

 

儿时的我最怕黑天,每当夜幕降临,孤独时面对黑漆漆的夜,恐惧感油然而生。害怕大人们故事里讲的黑夜里会有冤魂野鬼出现,邪魔白骨精出来吃人!总是盼望着过白天光明的日子,心底深处生出一些妄想却不可能实现的稀奇古怪的想法。想不明白太阳公公为什么每天都要落山?为什么会有黑夜呢?

 

如果太阳永不坠落,永远光明通亮那该多好啊!人们就再也不用过恐怖的黑天,靠点着煤油灯照亮的夜晚生活了!

 

那时候的家乡还是人民公社制,各个大小队村屯还没有电灯全照明,家家通电的电网全覆盖。只是重要的医院、学校或队部村委会通上了电。村村通电工程正在逐步建设实施中,最终全部接好电后电管站也不会按户正常及时供应送电,以电压不足电力紧张为由,隔三差五的就会给下面停一次电。如果真正的国家电力紧张也还罢了,可偏偏是那种故意的停电蠹恶行径。每当逢年过节各家各户都要备粮磨米磨面,磨米面时中途断电也是经常的事,有的磨米厂有停电备用的柴油发电机,还可以启动机器继续磨。而没有备用发电机的磨米厂就只能被迫等待来电了!如果一直不来电,没磨上粮食的人家就只能向邻居家借一两盆米面过年。


每到过春节时,乡村的农民们劳累了一年,谁家不渴望光明一些?嫁出去的女儿们长期看不见,父母思亲甚切,望眼欲穿;盼望都能回来团聚在一起,亮堂堂的吃几顿团圆饭,过个团圆年。无论年景好坏贫富与否,能够合家欢庆情意浓浓的滋味,人也高兴喜乐。


临过年时,乡村里每在用电最紧关节要的时刻,电管站就会恶意给各个乡村拉闸断电,逼着村里准备猪牛羊肉,粮油烟酒给他们上供送礼。不及时上礼的村屯过年就只能照旧点煤油灯照明,或条件好些的人家买两包蜡烛照明,让爱迪生的伟大发明成为不见光亮的棚顶摆设。

 

蜡烛在当时也算生活奢侈品,是农村里稍显富裕人家高档的照明用具了,一般人家大多都买不起蜡烛的。

 

每到逢年过节时必须给电管站送礼这样的事,在当时的农村已经演化成常态,一直存在持续五六年之久。乡亲们对此事深恶痛绝又无可奈何!背后诅咒称呼电管站工作人员为电霸、电老虎,电霸、电老虎这两个讽刺的名字就是这麽得来的。直到今天这顶丑陋的帽子电管站也没完全翟净,依然在某些对电业服务不满的人们口头上使用。

 

电管站借断电卡要勒索帛礼的事情视为垄断权力之大恶!

 

这项专门供礼也是每年村民们均摊费用的额外负担,逢年节必过的一关。给电管站送礼成为农民春节梦魇,年年最头痛的事情!

 

老人们常说:精简节约能过好日子!

 

穷人挣钱少,你就是再精简节约又能怎么样!父亲的每一个工时挣八分,年终核算最低的一年一分合三分四厘钱,每天辛勤劳作换回只有两毛七分二的报酬!儿时的家里年年都是胀支户,口粮也会被克扣一大部分抵债,分回的口粮不足实际用度的一半儿之数。年年秋后,母亲都会扛上三齿铁耙子出去溜土豆捡粮食,即使这样,家里粮食缺口依然很大,还要剜些野菜充饥维系生计。

 

公园一九七三年春节,二姐说刚好是我四岁的时候。母亲看人家过年都陆陆续续地去供销社往回买东西,自家兜囊里一分钱都没有;感叹命运悲苦,日子的艰难;偷偷地哭了不知多少回!

 

十几岁的二姐看在心里疼在心上,以向母亲请示出去找朋友玩儿为借口,天天都会去供销社门口眼馋溜望,腊月二十九的那天居然捡回十块钱家里过的这个年!

 

今天想来,姐姐捡到十块钱自家过了年,丢钱的人不知会怎么样呢?他们家的年能过好吗?也不知道姐姐捡钱没有缴公的私心是对是错,面对家里当时的窘境也许可以自嘲的理解接受吧!

 

儿时照明用的煤油生产队里也不是随便供应的,要按人口多少实际供求分配。夜晚母亲也不许我们随便点灯到深夜。冬季里没什么事,睡不着也逼着你早早的就睡下了。家里柴草少,冰冷的火炕没有褥子铺垫,为抵御寒冷把脱下的棉衣服都压在被子上。黄昏后夜幕降临,除了我写作业和母亲做针线活时或家里来了住宿客人可以点灯,平常也不允许随便点灯,为了节省灯油。

 

母亲说:日子毕竟很长,如果今天超限用了明天的,明天用什么呢?没有时不是又要低头去外面求借?借了的就是债,终究要还。

 

母亲的坚毅品性,是宁肯难着也不愿向别人低头求借的!

 

父亲很笨拙,除了知道干重体力活之外,细活基本不会。父亲自己做的煤油灯烟大熏人,母亲不喜欢用。母亲最喜欢使用的煤油灯是巧手的舅舅来家串门时制做的,既省油烟又小。用一个不高的香油瓶子做盛油主体,灯芯柱用废弃的罐头瓶薄铁盖子剪断围形做成的,使小铁锤子砸出一个铅笔粗细的空心圆柱体,再用手搓一个比瓶子长些的棉花捻子,把棉花捻子穿入灯芯柱内,在灯芯柱上安一个固定灯芯稳定的铛口瓶盖,罩盖在瓶颈上面,灯芯就掉不下去了。灯芯柱固定在距离瓶盖一英寸左右,这麽长的距离也是为阻断防止灯火长时间燃烧,造成瓶颈温度过热会连灯油瓶一并燃烧的危险,舅舅做的灯油瓶诱发火灾的系数小,使用起来更安全些。

 

每年秋收过后,地里的粮食也捡拾完了,垄沟里的柴草也搂尽了。母亲起早就会煮一大盆糨糊,我有时勤快也会在灶膛边跟着烧火,待煮好的糨糊稍凉后,母亲翻箱倒柜把平常积攒的琐碎废旧衣服料子找出来打隔布。在平整的木板或桌子上先刷上一层糨糊,第一层找几块比较好的大块布垫底,用手抹平压实;第二层再把琐碎的小块布条并齐贴在大块布上面,下一层小块布的地方用大块布勾缝结欠,大块布的地方再粘贴小布条;把不齐整的用剪子剪齐整。如此往复,要粘贴四到六层隔布才能做好。湿的隔布要拿到外面的阳光下晒干,晚上干透后从木板桌子上揭下来,拿回屋摞在炕边高处的一隅,作为备用时的预料,需要时用一张拿一张。

 

打好备用隔布后,母亲就会开始做鞋子。隔布是用来做鞋衬里子用的,把新鲜好看颜色的布搁在鞋面上,看着光鲜。母亲频繁纺苋麻绳,用一个木头削成的绳棰子反复旋转,接续苋麻积累缠绕,绳棰子纺满后再倒下来缠成线团儿纳鞋底时使用。母亲纳鞋底子时手心总会被锥子磨出很多血泡,做鞋时也顾不上休息,深夜点上煤油灯照亮;左一双又一双没日没夜起早贪黑地做。新鞋做好后,除了及时需要穿的之外,余下的积攒起来好接济坏的。家里的每个人都要做四五双单鞋,还要做几双棉鞋。农村人活计重,打场种地颇费鞋子,做少了也不够穿。

 

母亲说:家里面最穷的时候,大姐和二姐都穿过五毛钱一双买的草鞋!

 

暮色幽深,透过橘红的棱框玻璃窗,在昏暗的煤油灯下,母亲瘦小的身影突出辛劳,质朴形象益发显得融爱慈祥!

 

在我六岁时,记忆中父母亲的一次吵架,母亲做活计用的那只最心爱的煤油灯被父亲打碎了!懵懂中只记得父亲狠狠地暴打母亲,不知为什么父亲会这麽残忍对待柔弱的母亲!看到母亲被父亲欺负的景象,当时的我竟十分憎恶鄙视父亲,总想着长大了要帮着母亲打败父亲,为母亲报仇!现在回想起来儿时想打父亲的思想幼稚,居然惭愧得很!

 

直到今日,每当回忆起煤油灯下的母亲,我的眼角依然噙着泪,禁不住扑簌簌地落下来!

母亲是贫穷时代的悲剧,也是封建残余男子主义思想的牺牲品!

 

母亲经历过最艰苦的岁月,受过太多的苦,却没有享过一天的福!早早地辞世而去,永久地离开了这个美好的世界!永久地离开了我们!母亲共生养哺育过五个儿女,包括我在内。母亲的一生艰苦磨难,峥嵘岁月,把毕生心血情爱都倾付在儿女们和父亲身上,虽然走得默默无闻,和大人物相比或可说轻于鸿毛,生命的意义却是光辉而伟大的!

 

亲爱的母亲:祝福您在天堂能生活得更美好!

 

《思亲娘》

几束白黄,滴泪两行。念罹人痛断肝肠!一壶酒,一炷香。情深动肺腑,怎不悲伤?灯烛昏暗,缝补衣裳。起早下地,落日还乡!肌肤多皱褶,灾厄苦荆偿。

朝朝暮暮,哺育儿郎。问天问地问夕阳?日照雪,月照墙。什锦铺海棠。心悸怀殇!清颜梦里,追忆亲娘。身披雨露,却为谁忙?白鹭萧萧过,忧思更绵长。



【原创】母亲在煤油灯下 - 天眼 - Q天眼Q·小鲁迅·松雪居士·北极光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602)| 评论(8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