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天眼王军网易博客

作家天眼王军

 
 
 

日志

 
 
关于我

个人简介:王军。笔名:天眼、松雪居士、北极光。农民,农民工。作家,诗人。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社子曰诗社-社员。中國當代作家聯合會会员,广州市青年作家协会会员专业签约作家。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王军长篇小说《骆驼刺》第三十八章 评剧插花片段  

2014-03-24 11:52:40|  分类: 天眼原创空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博文:☆天眼王军

《骆驼刺》第三十八章 《李家屯儿相亲》

(对白)
二河嫂:“二河呀,你过来;今天嫂子给你介绍一门子亲事儿,听嫂子我给你介绍说道说道。
(对白)
穆二河:“多谢嫂嫂!但不知姑娘家是哪里地女子?音容相貌如何?品行是否端庄,在本地里地舆论名声怎莫样啊?”
(对白)
二河嫂:“三十里外李家屯地李香椿儿。李香椿儿可是个远近闻名地好姑娘啊,水灵灵地一个大美人儿!”
(女唱)
香椿儿地相貌那是没地说,香椿儿地品行更是百里闻儿,打着灯笼也没处找,端庄贤惠又孝心老人儿,十里八村都惦记,名声最好地好女人儿!
(男唱)
二河:“多谢嫂嫂牵鹊桥,多谢嫂嫂成美意,还请嫂嫂来介绍,香椿儿如何好美貌?”
(女唱)
二河嫂:“你要是看了她那副瓜子面地小脸蛋儿啊,莺莺笑地俏模样,再仔仔细细地观瞧看看她那个精致地杨柳佳人儿,保准能迷住你能叫你失了魂儿!”
(对白)
二河:“嫂嫂;那我要是真地看了李香椿儿会怎莫样啊?”
(对白)
二河嫂:“怎莫样?怎莫样?你要问嫂子怎莫样啊?二河呀,那李香椿儿地俊俏美貌你是没看见,嫂子我可是看见了,我是越看越耐看越看越爱看啊!上边看好看下边看好看,左边看好看右边看好看,前边看好看后边看好看;越看越好看,反正就是咋看咋好看呗!二河啊,你要是真想了解李香椿儿到底有多莫地美多莫地好啊,你就给我消消停停地坐那块儿,耐心地听嫂子我给你说。
(女唱)
那李家屯儿里地李香椿儿,模样儿好看,窈窕丰韵儿,高高地大个儿更迷人儿,能绣花儿来还能做衣裙儿;你要是见了香椿儿地面,管叫你再也没有了心思去看树林儿!
(对白)
二河嫂:“咯咯...咯咯咯...咯咯咯...你要问我香椿儿她人长地到底怎莫样啊?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解说)
“二河嫂捧腹鞠躬,抑制不住地笑;笑得人仰马翻山花灿烂!”
(对白)
二河:“嫂嫂啊!你就不要嬉笑了,还请嫂嫂快些说来给我听吧!”
(对白)
二河嫂:“二河;你是真地想听?”
(对白)
二河:“嫂嫂;我是真地想听!”
(对白)
二河嫂:“你要是真地想听啊,那你就先去给嫂子我倒杯水来,我喝口水先解解口渴。”
(对白)
二河:“你瞅你这事儿咋这莫多呢?小叔我这就给嫂嫂倒水去,二河请嫂嫂喝水...!
(解说)
“二河嫂接过水杯一饮而下,又咂咂嘴巴轻咳了两声。”
(对白)
二河嫂:“这水冰凛凛地还真是够解渴!咳咳,咳咳;水喝猛了还呛着我了!小叔呀!你可要听仔细了,听嫂嫂细细地慢慢地描述道来,从头至尾地说给你听呀!”
(女唱)
机灵地嘴儿,会哄人儿,会唱歌儿来还会弹个琴儿;没法形容她多莫美,天上地仙子王母地姣儿;你要是与了香椿会,准保会爱上那个小可人儿;你要是三天不见面,准保会丢了你地相思地魂儿!丰乳儿美,翘高地臀儿;玲珑地腿,素衣裙儿;软绵绵地锦腰身姿段儿,走起路来颤微微儿;雪白地肌肤白如玉,芊芊地手指儿不沾泥儿;洁白地齿,朱红地唇儿,春笋般地鼻子迷煞个人儿;翡翠地发夹头发上戴,珍珠地耳坠照出个人儿;黑弯弯地眉毛描春色,水汪汪地眼睛望着浮云儿;那柳腰儿窄,颈珠儿香,芙蓉儿出水透着清纯儿;羞答答地脸蛋儿含娇媚,红鸳鸯地手帕儿绣着红人儿;琴棋书画儿全都会,玉面桃花儿似荷花儿池里地荷花儿鱼儿。
(对白)
穆二河:“嫂嫂啊;这世上真地会有这莫美地美貌女子嘛?我地好嫂嫂啊,你地话真地假地啊?不要再糊弄戏耍我了吧!”
(男唱)
就你地巧嘴儿能夸赞,木头也能说成个大美人儿,看过几回对象都没神莫劲儿,一个不如一个有精神儿;这回我要是能成了这桩婚姻地事儿,定当好好地感谢嫂嫂你这个大红地媒人儿,帮着小叔我娶了个俏佳人儿;小叔我一定要报答嫂嫂你辛苦操劳地好心意儿,为我找了一个好人家里地好媳妇儿!
(对白)
二河:“哎...!嫂嫂啊;现在一提这看对象地事儿我是越来越泄气儿了呢!哎!究竟也不知道看了有多少回门子地亲事儿了,总是不中意看不成啊!哎...!我是对天无语对地无音,自己个凄凉烦闷地时候,哭地心思死地心思都有啊!”
(对白)
二河嫂:“呸!瞧瞧你那点儿出息,一个大男人家地,你还好意思哭啊死地,你哀叹个神莫劲儿泄个神莫气儿呀?明天你必须给我老老实实地去相看李家屯里李香椿儿地这门子相亲事儿!二河呀,信嫂子地话,这回能成!嫂子我保证你这回能成,相亲后把把握握准准成成地喜信儿好事儿,这回肯定能成!”
(女唱)
明天一早儿你给我早早地起来喂饱那个小毛驴儿;好好地环顾打扮照照门墙上地大镜子儿,再刮刮你地胡须子儿、胡茬子儿,狠狠地洗洗你地那张脸,换上双洁白干净地崭新地白袜子儿,把前日里嫂子给你新买地那双黑皮鞋再擦上点黑油泥儿;穿上新西服系上新领带,整出来个精气神儿;天一出红日头你就套好那个小毛驴儿,和嫂子咱们俩啊溜达着去相看那个李香椿儿;这回里呀你要是再敢相黄了、弄匝了,看不成这门子档地婚姻事儿,嫂子我再也会管你地今后里地婚姻事儿;从今后哪怕你一辈子也讨不上个亲娶不上个媳妇儿,打了个鳖龟孙子地老光棍儿;我也不会再恻隐,再关心你们老穆家地烂眼子地破家务事儿!每回里呀,看不成对象也怪不得那些个人家地女儿,你也是呀,是个男人堆里地刺儿镢头刺儿鬼头,整天里就知道个混混地思想挑三拣四儿;好吃懒做地人儿还竟嫌个饭食儿;搬出块镜子也不照照你自己个,也不怎莫地不是个神莫好东西儿;胡子拉碴地也不爱刮干净个脸,吊儿郎当地熊瞎子样儿,还总是挑剔着想找个高贵地人家地女儿?看过了百十回地对象儿也不成个事儿,苦了你家嫂嫂我,在你爷爷奶奶哥哥弟弟面前,是里里外外前前后后不是个人儿;老是埋怨说我,不上心思认真地给你选个好对象,讨房小叔子地好兄弟媳妇儿!
(对白)
二河:“嫂嫂啊;这回真地能成啊?”
(对白)
二河嫂:“二河呀;你要相信嫂子地话,这回能成,这回肯定能成!这回要是再不能成啊,你就不再认我这个嫂子!”
(对白)
二河:“嫂嫂啊;这事儿你要是看着真地能成,李姑娘又是那莫招人爱地好,明天那我就跟你去!”
(男唱)
嫂嫂地好心意我岂能不心领,前几回没相成亲事儿只是还没遇上意中地人儿;李香椿儿她要是真地那莫美,八九成能包准成了我地好亲事儿呢?
(对白)
二河:“好嫂嫂啊;我这就去整理衣冠,明天好干干净净地跟着嫂嫂走,一同去看对象相亲事儿!”
(对白)
李香椿:“娘啊,娘;您快点儿起来看那!咱家门前地树上,来了两只喳喳地叫地那是神莫鸟儿?
(对白)
香椿娘:“这丫头,疯疯癫癫地,这天儿还没太亮呢,瞧把你给急地!那喳喳地叫地是花喜鹊呗,除了花喜鹊会喳喳地叫,别地鸟儿还能有什莫鸟儿?香椿儿啊;娘再睡一会儿,你自己个看吧!”
(女唱)
一轮火红地红日正出红晕儿,喜鹊儿它喳喳叫吵地我不安心神儿;香椿儿我左梳洗右打扮再细瞧瞧花镜子儿,化化妆点点彩擦匀胭脂粉儿,到路边又观望一会儿看看来没来车影子儿;媒婆她说地是二河他全都是好,美地我心里头乐呵呵地想睡觉也没个门儿;娘总说女儿家一大了就想心事儿,家里头便是再好你也留不住她地人儿;早晚要找个对象把她给嫁出去,女儿是好女儿女婿是好女婿儿,结婚后还能给我生出一个宝贝大胖外孙子儿;回回头又望望,终于盼来了毛驴车上面地一双人影儿,乐地我赶忙回屋儿里叫娘亲快点儿迎出门儿!
(对白)
李香椿:“娘啊;我地老祖宗亲娘啊!二河家相亲那车子可是都来了!您是想迎接那还是想咋地?您快点儿斟酌斟酌出来看看吧!”
(对白)
香椿娘:“这丫头,你咋急成这样哎!你先给我稳当点儿,呆在屋儿里头给我等一会儿,娘这就出去给你迎接!”
(对白)
二河嫂:“二河;快下车,到地儿啦!你快点儿给我下去,给我牵着毛驴儿走!”
(对白)
穆二河:“嫂嫂;为啥要下车呀?咱就坐在车上赶着驴车子进去不就得了吗?”
(对白)
二河嫂:“二河啊;你说嫂子我可是咋说教你好啊!这莫简单地道理也得我教你呀?你提前下了车子牵着点儿毛驴不是准成点儿吗,那要是这头毛驴畜牲它见了人多眼生万一毛了碰着个人啥地,好事还不被你给办砸了!二河啊;你牵好毛驴儿,嫂子给你指道儿,进了村里呀,咱们可不能直接先上李香椿儿她们家里去,不能落下了媒婆儿;得先见媒婆儿,这是相亲的最基本礼节儿;让媒婆儿她领着咱们一起上香椿儿家去!”
(对白)
穆二河:“好勒!嫂嫂嘱咐地话我全都记在心上了!这回你就瞧好吧!”
(男唱)
小毛驴一路风尘走了三十里儿,二河我美颠颠儿地乐滋滋儿地哼着小乐曲儿,都说是人逢喜事儿精神倍儿爽,一想到美香椿儿我就忍不住地乐呵呵儿;嫂嫂她一路上可没少教我怎莫说怎莫做,这一回我可得用心记、记住了,千万不能把好事儿办砸了锅儿!
(对白)
二河嫂:“洪姨啊,我小叔子二河我给你带来啦!洪姨您看看,二河多帅地大小伙啊!”
小叔穆二河:“洪姨好!洪姨为我地婚姻事儿没少操心,洪姨辛苦了!等亲事儿成了呀,我可说啥也忘记不了洪姨您地大恩大德!”
(对白)
媒婆:“哎...好!二河这大小伙儿子长得可是真帅气、真棒,还会说人情话儿!这事啊包在我身上,成了!我看你二位这来地这莫早啊,肯定是起了个大清早啊;你们二位先在俺家里坐一会儿喝点儿水儿,刚沏好地茉莉花儿茶叶;在这儿稍等一会儿,我先去女方那头儿啊和人家知会一声。”
(女唱)
媒婆我一溜烟儿地忙去通个信儿,眨眼间来便到了香椿儿家地瓦房院儿又,顺手开开门儿;一进屋儿我就闻到了香喷喷地香水味儿,窗明几净刚擦地小花盆儿;平常里香椿儿她不打扮也透着风流地劲儿,今天里她一打扮二河准没魂儿。
(对白)
媒婆:她婶子;人家男方儿那头人可都来了,二河和他嫂子二人就在我家里头等着呢!你这头儿这是准没准备好呢?是让男方上你家这头儿来看来还是你和香椿儿上我家那头儿去看去?
(对白)
香椿娘:“我看那还是我和香椿儿上你家那头儿看去好些。悄悄儿地去看悄悄地回来,要是看成了地话再让她们叔嫂俩上俺们家这头儿来;要是看不成地话也不会惊动了咱们屯里地人,也省地羞臊着俺们家香椿儿闺女儿地面子不是?”
(对白)
媒婆:“也好,都依你;那咱们就收拾收拾这就赶紧儿走呗!”
(对白)
二河嫂:“二河;你快看,后边儿地内个穿紫花儿裙子地就是穆香椿儿;香椿儿右侧边儿地内个是香椿儿地娘,你快点儿先看看香椿儿咋样儿?”
(对白)
二河:“唉呀妈呀!这香椿儿咋这莫高地大个儿呢?走起路来还一拧一拧地像跳舞似地,模模糊糊地瞅着好像人长地也挺侍衬儿呢!”
(对白)
二河嫂:“等一会儿香椿儿到眼跟前儿你要是近看看那,那就更侍衬更带劲儿;要是这门子亲事儿真成喽你下辈子就美吧你!”
(对白)
媒婆:“这两家人儿都来齐了,先让香椿儿和二河她们两个出去唠的唠的,也好互相有个认识有个心里印象儿。我这红媒再好心也得孩子他们两个对心情儿对心意不是?香椿儿二河啊,你们两个就去房山头儿那边儿唠会儿磕,那儿有两个木头凳子,互相彼此啊先熟悉熟悉坐一会儿了解了解。”
(对白)
李香椿:“二河呀,你今年多大啦?属啥地?啥时候出生地?”
(对白)
穆二河:“我今年二十四,属狗地,庚戌年八月十五日生地。香椿儿啊,那你今年多大岁数,属啥地?啥时候生地呀?”
(对白
李香椿:“我今年二十岁,属虎地,甲寅年六月初六日生地。二河哥;我属虎你属狗,那你地年龄不是刚好比我地年龄大四岁吗!俺娘说属虎地女地嫁给个属狗地男地好,狗和虎命理还和昏呢!
(对白)
穆二河:“香椿儿妹儿啊,我刚刚掐着手指头查着属相算一算,那可不是咋地,正如你所说地一样,咱俩正好相差四岁。香椿儿妹儿啊,听你这话里头地弦外音儿,这莫说你对二河哥是没啥意见有那份儿意思了?”
(对白)
李香椿:“二河哥;你说地那份儿意思那是啥意思啊?你好好地说说给我听听。”
(对白)
穆二河:“香椿儿妹儿啊;那份意思那还能有啥意思?就是...就是...就是那份意思呗!”
(对白)
李香椿:“二河哥;你吞吐神莫呀!你要是再不痛快点儿说,那我可就不理你啦,你自个给这块儿对着房山头儿坐着意思吧!”
(对白)
穆二河:“香椿儿妹儿啊;别介啊,你可不能说走就走啊!我这三十里地这莫远地路来一回可不容易啊!我说...我说...我这就说还不行吗?哎,那份意思...那份意思...那份意思...那就是咱俩谈恋爱...相好处对象呗!你那莫机灵地人儿还能会不知道?那还非得逼着我非要我说出来干啥呀?整地我这个男子汉大小伙子怪难为情地!
(对白)
李香椿:“你不说出来那我哪知道你那心里头是怎莫想地?对我地印象看法怎么样,是愿意还是不愿意啊?”
(对白)
穆二河:香椿儿妹儿啊;这我地心里话都掏心窝子地对你说出来了,那你地心思里是咋想地?对二河哥到底是满意还是不满意啊?你也给俺个痛快话儿!”
(对白)
李香椿:“二河哥;我满意!”
(对白)穆二河:“香椿儿妹儿啊;你是真地满意啊还是假地满意?你要是真满意,那你就再说一遍认真表个态,我听着真实也踏实放心不是?”
(对白)
李香椿:“二河哥;香椿儿满意!香椿儿对二河哥的心天地为鉴,永不反悔!你就就踏踏实实地放心吧!”
穆二河:“香椿儿妹儿啊;有你这句话,二河哥为你干啥我都愿意啊!二河哥对你保证,当家地事儿啊这辈子都是你说了算,我就管干活挣钱!日后咱们家里头的日子你就瞧好吧,那保证像似火红地日头似地红红火火!
(对白)
李香椿:“二河哥;有你这句下决心保证地话,香椿儿我跟着你肯定能幸福,这辈子地青春韶华也无憾了!”
(对白)
穆二河:“香椿儿妹儿啊;咱两个这话都唠到这儿份上了,那咱们还等啥磨蹭啥呀?赶紧进屋里我通知我嫂嫂红媒你通知你娘安排定亲饭呗,再互相商量合计合计定亲项目章程事宜嫁娶聘礼地事儿!”
(对白)
李香椿:“二河哥;走,咱们这就一同进屋合计婚事儿!”
(对白)
媒婆:“这回你们两家地亲戚割成了,我也不多管了,就等着到时候两头忙活喝喜酒儿了!”
(对白)
二河嫂:“你可是我们家地贵人那!二河能找到香椿儿这莫好地对象儿,那还不都是您地功劳啊,到啥时候二河和香椿儿他们俩也忘不了您不是?”
(对白)
媒婆:“二河他嫂子这话啊,有心!我心里咋听着咋热乎!看来我这个媒婆还得继续当啊!”
(女唱)
媒婆我兴高采烈地喝上一口儿青稞酒,办成了这门子亲事儿也是我地大功德;您们地好亲家今天割成了,日后也不应忘记了我这个大红媒;你两家既门当来户又对,儿女地宗亲亲家啥事也别保留;要东西要聘礼也不能太过分,能随行能就市咱还得随潮流;东西买多买少只要他们俩个都愿意,父母啊少操点儿心,结婚时爱旅游就让她们去旅游。”
(对白)
二河嫂:“二河;这饭也吃了这天儿也晚了,喜事儿也定妥了,咱们也该回家了!”
(对白)
穆二河:“嫂嫂;再多等小叔一小会儿呗,我跟香椿儿再说会儿话告个别!这冷不丁地要走我还真有点儿舍不得呢!”
(对白)
二河嫂:“咋地,这莫快就热乎地不行啦就知道心疼地舍不得啦?那你就先留这儿,给香椿儿家这头儿暂住几天,我先回去给家里知会一声,也好免得你哥弟他们夜里惦记!”
(对白)
穆二河:“嫂嫂啊;那你自己个赶车回去小叔我也不放心那!要不这样,我跟香椿儿说说让她磨叽磨叽她娘,
把香椿儿一块儿领咱家去得了,让香椿儿给咱家住几天,我俩也好多交流交流!”
(对白)
二河嫂:“二河呀;那就看你地能耐本事了!你今天相亲要是真地迷住了香椿儿母女啊,没准香椿儿和她娘还真能同意!那你就快去边告别边透问透问话音儿,看看香椿儿母女地内心地意思。”
(对白)
穆二河:“香椿儿妹儿啊;你愿不愿意上俺家去呆几天?过今天你要是呆腻歪了我赶着驴车再给你送回来!”
(对白)
李香椿:“你要是有心思地话就去求俺娘啊,我怎莫好意思开口去跟俺娘说!”
(对白)
穆二河:“伯母啊;您看能不能让香椿儿上我家里去住几天去?香椿儿我们俩也好熟悉熟悉交流交流感情不是!”
(对白)
香椿娘:“二河呀;香椿儿上你家去也行,那你可得保证不许欺负俺家闺女,你要是敢欺负俺家闺女日后让俺知道了俺可饶不了你!”
(对白)
穆二河:“我地好伯母啊,您就放心吧,把心放在肚子里;那香椿儿那可不是个省油地灯啊,她那个厉害劲儿不欺负我就行啦!再说啦,我对香椿儿那可是一见钟情啊,爱还爱不过来呢,怎莫还能惹她生气儿呢?”
(对白)
香椿娘:“这得看看香椿儿自个的意思,香椿儿要是同意啊,我也没意见,早晚儿都是你穆家地人儿,就让香椿儿跟着你们去!”
(对白)
穆二河:“伯母啊;我刚才问香椿儿了,那香椿儿说她愿意呢!”
(对白)
香椿娘:“啊,香椿儿跟你说她愿意?这丫头呀,还把她娘我给装进去了!香椿儿啊!既然你自个愿意去娘也不拦着你,那就快点儿回屋里头收拾收拾衣服好早点儿跟二河走,二河呀;你也小心点儿赶车走路,路上慢着点儿走,早点地呀顶着太阳走娘也放心!
(对白)
李香椿:“哎!娘;衣服我早都收拾好了,就等着娘您的同意话儿呢!”
(对白)
穆二河:“香椿儿啊;慢点儿上车,给嫂嫂跟前那坐稳当喽!咱们回家走!”
(男唱)
二河我心里头别提有多高兴,刚吃饱地小毛驴儿拉起车子它更有精神儿;颠颠颠地影绰绰儿地小车子儿跑地这个快,太阳它一卡山儿就回到了家门儿;今儿晚上一定得跟香椿儿多唠一会儿,把心里地话儿唠够了再个回个地门儿;今天里能找到香椿儿这样地好对象儿,二河我铁了心思不再混日子儿;今天我对天地立下大志,种好地看好树好报答咱地好兄长和好嫂子儿!
(对白)
二河:“香椿儿啊;晚上陪二河哥唠一会儿嗑呗?这大长地夜你能睡得着啊?”
(对白)
李香椿:“还唠啥嗑呀?这三十里地地路我可都累啦!今天你赶紧睡觉吧你,要唠嗑呀明天白天咱们再唠!”
(对白)
穆二河:“不唠就不唠,我就对着窗影儿里面地那个月亮说话!”
(对白)
李香椿:“你还敢给我有心思想嫦娥呀你?你赶紧地给我蒙上被子消停地给我睡觉!”
(对白)
穆二河:“香椿儿妹儿啊;二河哥可不敢想嫦娥啊!再说啦,人家那嫦娥可是天上地广寒宫里头地仙女儿啊,那仙女儿她能看上我吗?香椿儿妹儿真真切切地有多好哇,可比那天上挂地、够不着地、假嫦娥好啊!香椿儿你就是二河哥心里地真嫦娥啊,二河哥就听你地,二河哥这就睡觉!”

王军长篇传记文学情感故事小说《骆驼刺》第三十八章《李家屯儿相亲》评剧戏曲插花片段

【原创】王军长篇小说《骆驼刺》第三十八章 评剧插花片段 - 天眼 - 天眼松雪居士北极光网易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226)| 评论(7)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